婚外情

您好你点的臭味相投牌螺蛳粉到了

2019-11-09 06:57:0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最近常常有同学问我:“你煮螺蛳粉了?”“我在楼道里闻到螺蛳粉的味了!是不是你煮的?”

啊哈!偶尔吧。不过看来关于螺蛳粉和我的关系还真是不浅啊!才闻到味道就联想到我,这算不算一种品牌联想,惋惜我并不是代言人啊!哈哈,我可能是中了品牌管理课的毒...

没错,说到螺蛳粉,当然就不能不说我的故乡了,广西壮族自治区,在很多人看来,能联想到的首先是壮族,其次刘三姐,再次桂林啊!说到这,我也很难堪,由于我既不是壮族的,家也不是桂林的,而是一个因为“狗肉节”多次被诟病的地方。

回归正题,虽然螺蛳粉是柳州的特色小吃,但是不妨碍全区的人都喜欢吃啊!我们对粉的痴迷其实不亚于重庆人对火锅的执着,就我个人而言,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犹记得,大一刚到学校那段时间,便把学校里的粉店逐一搜索并试吃了一圈。找着一家不怎么正宗的螺蛳粉就开心的像个第一次尝试美味的孩子,可好景不长,那家螺蛳粉还是扑街了,只延续了一个学期。

对一个,以往大早上起来早饭就吃粉的人,简直不要太爱吃粉。吃不上正宗的故乡的味道,稍微接近或和家乡扯上点关系的粉都吃的差不多了。

我以为自己可能比较偏执而已,当我看见老乡群,大部分人都像我这样,我就放心了,哈哈。我不是一个人吃不上,大家都一样。因此有人在群里说,可以买那种类似方便面的真空包装的螺蛳粉,自己煮,味道比在外面吃的还好。

说干就干啊!便买了两包试试水。果然很不错,后面接二连三地买了好几次。虽然我自个对螺蛳粉爱的痴狂,固然也有人受不了那个味,我是久闻其臭而不觉臭。

还成功把重庆室友拉下水了,更搞笑的是,室友在家煮,然后把她爸妈也顺便给安利了。真是成功地宣传了一把螺蛳粉,还团结了“臭味相投”的火伴们。

前些天,说服班上一个同学和我一块买了1箱螺蛳粉。后果就是,不管是她煮,还是我煮,最后大家闻着味的时候,都来唯我是问...

您好你点的臭味相投牌螺蛳粉到了

说起来,我也不知道螺蛳粉的渊源,遂去百度上扒了一下。

说法1:1980年代中,解放南路有一家兼营干切粉的杂货店里的店员在早上9点左右学习完后,常会拿上一把干切粉,到隔壁的阿婆螺蛳摊,后来又有人买来青菜一起煮。卖螺蛳的王记阿婆也觉得此粉的味道甚佳,就卖起了螺蛳粉。

说法2:文革结束后,商贸开始复苏,谷埠街菜市成为柳州市内生螺批发的最大集散地,附近工人电影院的观众散场后又会在附近逛,构成谷埠街夜市。柳州人夙来嗜吃螺蛳和米粉,有些夜市老板就同时经营煮螺和米粉的生意。人们又喜欢加入油水甚多的螺蛳汤与米粉一同享用,形成了螺蛳粉的雏形。

说法3:1980年代早期的一天深夜,几位外地人赶到柳州到了一家快要打烊的米粉摊点,但用作配米粉吃的骨头汤已没有了,只剩一锅煮螺剩下的螺蛳汤,摊主就把米粉放到螺蛳汤里煮,加上青菜和花生等配菜,几个外地人吃后,大呼好吃。摊主后来再逐步完善其配料和制作,构成了螺蛳粉的雏形。

说法4:柳州人一直喜欢吃螺蛳,在210世纪6七十年代,当时的柳州螺蛳摊档的食材是石螺,汤水鲜甜可口,不像田螺汤有腥味,所以螺蛳汤是螺蛳摊档的重要销售品种,售价为每碗人民币5分。由于当时的经济条件限制,当时的螺蛳汤比螺蛳更加畅销。柳州人在家常常煮螺蛳,米粉也是柳州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食品,两者混合,就是螺蛳粉。因此,在1983年之前,螺蛳粉这个米粉的品种已出现在柳州人的家里。以后,在解放南路、青云菜市、谷埠街三处柳州当时的重要小吃市场渐渐兴起螺蛳粉,其中以解放南路的螺蛳摊档最多。

经过不同的改进、加配料,螺蛳粉就成为柳州的经典小吃。

我一直以为,螺蛳粉的历史很久远了,是一直以来的广西特色,加上本身不是柳州人,觉得好吃就喜欢上了,并没有想过其背后的故事。一碗粉,也不妨碍背后的故事,即使这个故事不那末精彩绝伦或神乎其神,不是也很传奇那种。可是不得不说,民以食为天,每种食物都从生活中机缘巧合地诞生的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。

螺蛳粉以后可以跟鲱鱼罐头有的一拼了

印神油

伟哥真的有用吗

枸橼西地那非片副作用

威尔刚是什么药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